塔山、黑山阻击战人间地狱东北解放关键一役辽沈成败在此一举

  1948年9月12日,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2兵团向北宁铁路(解放后称京沈铁路)滦县至兴城段出击,辽沈战役正式开始。在辽沈战役中,攻克锦州是最为关键的,而为了保证攻锦部队顺利拿下锦州,东野分别在锦州西面的塔山和东面的黑山,进行了两场艰苦的阻击战,为最终攻克锦州及围歼廖耀湘兵团奠定了胜利基础。

  1948年9月27日,自四平南下的东野第7纵队,在第9纵队一部配合下,攻占了锦州以南高桥和西海口,第4纵队第12师进占塔山,将锦州与锦西(今葫芦岛)守敌割裂。10月1日,第3纵队、第2纵队第5师在炮兵纵队主力协同下攻克了锦州以北45公里的义县。10月2日,蒋介石飞赴沈阳,为救援锦州的范汉杰集团,分别调集“东进兵团”和“西进兵团”,对攻锦的东野主力实施“东西夹击”,企图扭转战局。

  蒋介石急调华北的侯镜如第17兵团,指挥第62军、第39军两个师、第92军1个师和独立第95师海运葫芦岛登陆,连同原在锦西地区的4个师,共11个师组成“东进兵团”,突破塔山、高桥,增援锦州。为支援“东进兵团”打通增援锦州的通道,军调动海、空军配合作战,甚至出动了海军当时吨位最大的“重庆”号巡洋舰。

  ▲归国途中的“重庆”号巡洋舰,其8月抵达,10月便被调往渤海,与“灵甫”等舰炮击塔山,但包括“重庆”号在内的海军,在“东进兵团”进攻塔山时所给予的支援是有限的

  北宁铁路所在的辽宁西部地区,素有“辽西走廊”之称。至攻克义县时,东野已攻克了辽西走廊上除锦州、锦西和山海关以外的全部城镇,截断北宁铁路并孤立锦州。为阻击敌“东进兵团”,东野以第4、第11纵队和冀察热辽军区第4、第6独立师扼守塔山一带阵地,控制锦州至锦西的滨海走廊,第1纵队主力则进至高桥作为战役总预备队待命。

  塔山位于现在的葫芦岛市东北部,属连山区。辽沈战役期间,塔山是一个比较大的村,是锦州至锦西的必经之路,距离锦州只有30公里。塔山的村北有一道东西走向的五岭,最高点为白台山(海拔261米)。东野4纵、11纵和两个独立师由第2兵团司令员程子华统一指挥,在塔山的打渔山、塔山桥、塔山堡、白台山、北山一线构筑野战工事,炮纵增援一部兵力配合塔山的防御战斗。

  坚守塔山的4纵是东野的主力部队,配合4纵的11纵则是从地方部队升级的新部队(战斗英雄董存瑞就是来自11纵)。东野政委罗荣桓在给塔山守将下达的政治动员令中强调:“锦州战役关键在于塔山守不守得住,务必使每个干部、党员和全军上下明白,这一任务的重要性。”参谋长刘亚楼则向各师首长下死命令:“塔山丢了,你们提着脑袋来见我。”4纵的干部战士也在阵地上贴出了“人在阵地在”、“与阵地共存亡”等标语,坚定守卫塔山决心。

  1948年10月10日拂晓,军第54军军长阙汉骞指挥三个师的兵力,在未联系海空军的情况下便向塔山发起进攻,一度偷袭打渔山阵地得手,并向塔山村、白台山阵地发起连续冲锋。解放军以炮兵火力配合步兵反击,将敌人击退。11日拂晓,阙汉骞加强炮火和海空军支援并增加1个师,以4个师的兵力重点进攻塔山、白台山阵地。战斗从上午7时激战至下午4时,军一度突破塔山村、白台山主阵地,但随后被解放军实施坚决反击收复。

  11日下午,军第17兵团司令侯镜如抵达葫芦岛,其他各师也相继抵达。“东进兵团”由侯镜如统一指挥,决定集中兵力沿锦湖公路攻击前进。军遂在10月12日休整1天,于13日拂晓4时30分发起炮击,5时整,敌独立第95师(所谓“赵子龙师”)在督战队催促下,会同第8师向塔山发起冲锋。4纵10师28团集中轻重武器,与敌第95师、第8师一部激战于塔山村以东至铁路桥地段。

  13日的战斗是塔山阻击战最激烈的一天。敌独立第95师以波浪式冲击战术,整营整连发起冲锋,甚至用尸体作为活动掩体向前推进,但敌人以密集队形冲击,遭到了解放军炮兵和步兵火力杀伤,死伤严重。当日激战也使东野4纵10师的一线连队伤亡惨重,有些阵地同敌人敢死队展开了白刃肉搏战,直至傍晚,解放军炮兵向敌纵深实施猛烈炮击,4纵司令员吴克华命令纵队预备队投入全线反击,将敌人击退。

  10月14日,锦州总攻开始。蒋介石急电侯镜如:“拂晓攻下塔山,十二时进占高桥,黄昏到达锦州。”敌“东进兵团”再次投入4个师,配合以空军进攻塔山,其中敌第8师一度攻入塔山铁路桥头堡阵地,但仍被解放军的反击赶出阵地。战至黄昏,敌人伤亡惨重,独立第95师几乎被打残。15日凌晨,敌5个师发动夜袭,但被我军顽强阻击并击退。至15日晚,锦州解放,敌人再未向塔山发动进攻,塔山阻击战胜利结束。

  塔山阻击战历时六昼夜,第4纵队在第11纵队和两个独立师的配合下,依托野战工事和炮兵火力,以坚守和阵前反击战术相结合,击退了敌人“东进兵团”的数十次进攻,歼敌6000余人,守住了塔山阵地,保证了攻锦部队的侧后安全。塔山阻击战中,4纵涌现出了“塔山英雄团”、“塔山守备英雄团”、“白台山英雄团”、“威震敌胆炮团”等英雄集体。11月9日,锦西之敌乘船由海上逃跑,东北全境解放。

  与侯镜如“东进兵团”遥相呼应的,是廖耀湘指挥的“西进兵团”。为增援锦州,沈阳地区的新编第1、第3、第6军和第71、第49军主力共11个师另3个骑兵旅,组成“西进兵团”,由第9兵团司令廖耀湘指挥,计划先向彰武及以南新立屯攻击,截断东野的后方补给线,然后经阜新趋义县,协同“东进兵团”对东野攻锦部队进行夹击。

  1948年10月8日,敌“西进兵团”由新民和辽中分路西进,东野以第5纵队和第6纵队主力在彰武东南采取运动防御,第10纵队和第1纵队第3师则在新立屯以东地区坚决阻击敌人西进。至13日,西进兵团占领彰武和新立屯以东地区,炸毁彰武铁桥,切断东北野战军后勤补给线,企图引诱东野回援。但此后,廖耀湘惧怕在援锦途中被歼,不敢继续西进,直至锦州解放,仍徘徊于彰武、新立屯之间。

  锦州城破、长春60军起义后,蒋介石又一次飞赴沈阳,部署总退却。总退却采取了杜聿明提出的折中方案:“西进兵团”由彰武经黑山、大虎山向南,在“东线兵团”策应下夺回锦州,而后掩护沈阳守军经北宁铁路撤回关内;另以第52军抢占营口,以备“西进兵团”前进受阻后转进营口,会同沈阳守军从海上撤退。10月21日,“西进兵团”在空军掩护下由新立屯向南攻击前进,23日到达黑山、大虎山地区。

  ▲东野首长在研究作战方案,锦州之战后,东野原定准备进行锦西、葫芦岛作战计划,但战场形势发生了变化

  黑山位于现在的锦州东北部,现为黑山县,是锦州通往沈阳的必经之路,大虎山则是黑山下属镇。10月18日,东野首长、罗荣桓判断敌人有总退却的动向,遂改变原定攻取锦西、葫芦岛的作战计划,改为在辽西地区打大歼灭战、围歼廖耀湘兵团。20日,东野首长作出了围歼廖耀湘兵团的部署,并命令第10纵队、第1纵队第3师、内蒙古军区骑兵第1师由新立屯东北后撤至黑山、大虎山一线,组织坚守防御。

  无论西进锦州还是退据营口,军都必须拿下黑山,而10纵必须守住黑山,阻止敌人西进,并为锦州的东野主力赶到围歼廖耀湘兵团而争取时间。10月22日,10纵等部进入黑山、大虎山,预先依地设防。10月23日,敌以4个师兵力向黑山、大虎山发起攻击,10纵司令员梁兴初向各师下达了“死守三天,不让敌人前进一步”的命令,10纵当日以两次反击将敌人击退。

  10月24日,廖耀湘指挥第71军两个师、新1军和新6军各1个师以及青年军207师3旅,在200多门重炮、200多架次飞机支援下向黑山、大虎山阵地猛攻,企图夺取难逃通道。其主攻方向为黑山以东高家屯、石头山一线师防守阵地,其中,敌青年军207师3旅向高家屯一线高地、石头山发起进攻,战斗异常激烈,使得梁兴初亲自赶到10纵28师设在天主教堂的指挥所指挥战斗。

  敌人以整营整团兵力,连续向我军阵地发动冲锋,甚至不顾己方部队与解放军在阵地进行白刃战,用重炮轰击将双方士兵炸死。至24下午3时,高家屯一线余人,高地已被炮火炸松了土,所有工事都被摧毁。战至最后,101高地仅剩5人,解放军遂以炮火轰击101高地的敌青年军,并投入预备队两个营向101高地反击,经半小时肉搏战夺回101高地。其他反击部队也相继夺回92高地等失守阵地。

  10月25日,敌新6军向黑山发动进攻,在炮火和空军轰炸后,以169师组织多波次的轮番冲锋,主攻方向仍是高家屯一线分,敌人的连续冲击均未奏效,又组织“敢死队”、“效忠先锋队”继续冲击,并调炮兵轰击101高地。101高地也经过数日激战,被敌人重炮削去了两米,变成了99米高地。守卫高地的连队与敌人进行了惨烈的肉搏战,战至最后全部壮烈牺牲。

  101高地失守后,10纵28师随即组织反击,师长贺庆积按照司令员梁兴初命令,于十八时投入反击部队,同时全纵队炮兵集中轰击101高地和增援高地的敌人。黄昏后,反击部队一举夺回了101高地及其他失守阵地。至26日,随着野战军主力陆续赶到战场包围廖耀湘集团,10纵等部经过三昼夜的激战,最终守住了阵地,黑山阻击战胜利结束。10月28日晨,军“西进兵团”被全歼,人民解放军取得了辽沈战役的决定性胜利。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