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空漫游》作者去了另一时空(图

  “有那么一天,我可能在另外一个时空中存在,当然,还有斯蒂芬金。”英国科幻大师阿瑟克拉克曾这样说——如今,他终于到了另外一个时空。

  克拉克1917年12月16日出生在英国,1937年正式开始科幻写作,但处女作《不让夜幕降临》直到1953年才出版。二战期间,克拉克服役于英国皇家空军,他最伟大的成就之一是1945年发表科学设想论文《地球外的中继》,详细论述了卫星通信的可行性,晚年克拉克表示,这是他一生“最重要的作品”。1950年克拉克出版了其科普处女作《行星际飞行》,次年又出版了《太空探险》,这两本著作奠定了克拉克太空科普的权威地位——美国登月飞船指挥舱甚至以他的书名命名,而宇航员们则大多熟读他的科幻小说。

  在技术科幻日益衰弱的这些年,克拉克始终相信对技术的准确描述是科幻小说的生命,1996年11月中旬克拉克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及这一点:“保持科学的精确性对科幻作品的创作来说是至关重要的。”

  直到晚年,克拉克还用电脑和全世界的朋友和粉丝保持联系,每天早晨回复邮件,浏览网络。去年12月克拉克90岁生日时,克拉克表达了自己3个愿望:斯里兰卡内战早日结束;世界拥抱清洁能源;发现外星生命存在证据。

  除了写作,他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位科学先知。“没有人能预知未来。”这句话常常被克拉克挂在嘴边,但现实是无法束缚这位科幻大师的想像力的,“可能的未来”这是克拉克通过文字一直在探索这个主题。

  1945年,也就是克拉克在英国皇家空军服役的最后一年,他在英国《无线期上发表了一篇具有历史意义的卫星通信科学设想论文,题为《地球外的中继》,副标题是“卫星能给出全球范围的无线电覆盖吗”,详细论证了卫星通信的可行性。后来发展起来的现代卫星通信充分证实了克拉克这一出色的预见。为了纪念克拉克的功绩,如今42000千米高的同步卫星轨道已被国际天文学协会命名为“克拉克轨道”。

  克拉克对于科技领域的贡献并非仅此一例子。1954年克拉克写信给美国气象局,论及有关卫星在气象预测方面的应用,由此开创了气象学的一个新的分支。早在1959年,克拉克就大胆地预测说人类将在10年以后的1969年6月前后首次登上月球,结果在“阿波罗”登月计划中,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果然于1969年7月20日在月球上留下了人类的第一个足迹。正因为预言的准确性,克拉克甚至敢于在每部作品再版时的后记中说明,当初哪些预测正确了,而哪些预测则过于保守。

  还有一些克拉克的预言还没有成为现实:地球人与外星生命体将在2030年相遇;人类将在2060年创造人工人。

  克拉克的作品早在1980年代初就开始在国内翻译出版,而且很快被读者接受。这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,他的作品有很深的技术背景,而当时国内对科幻文学的理解也停留在技术型科幻作品层面上,可以说现在所有国内中年一代的科幻作家都受到了他的影响。

  阿瑟克拉克、阿西莫夫和海因莱因并称为科幻世界三巨头,随着科幻文学的黄金时代最后一位大师克拉克的离去,黄金时代也被终结了。

  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我的所有作品都是对《2001:太空漫游》的拙劣模仿。”因为克拉克,我才开始动了创作科幻小说的念头,那个时候是1980年初,至今我的所有创作理念仍然建立在他之上。当他的《太空漫游》系列和《与拉玛相会》完成之后,科幻文学也达到了一个顶峰,之后就不断衰落,克拉克本人也没能再次超越。

  美联社消息,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家之一的英国人阿瑟-克拉克(Arthur C. Clarke)被发现死于在斯里兰卡的家中,享年90岁.阿瑟-克拉克自上世纪60年带以来...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