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佩斯忆老父陈强 盘点父子联袂出演的经典电影

  [提要] 中国优秀党员、老一辈电影艺术家、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开拓者之一、中国电影集团北京电影制片厂著名演员陈强先生因病医治无效,于6月26日21时38分在北京安贞医院逝世,享年94岁。

  据新京报报道,中国优秀党员、老一辈电影艺术家、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开拓者之一、中国电影集团北京电影制片厂著名演员陈强先生因病医治无效,于6月26日21时38分在北京安贞医院逝世,享年94岁。

  陈强是主演过《白毛女》、《红色娘子军》等43部电影的表演大师,曾获第一届百花奖,是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之一。

  昨晚23时,陈强的老伴和儿子陈佩斯、女婿张山等亲属以及电影导演江平、著名演员张国民、马崇乐等电影界人士在太平间向陈强告别。陈强身着黑色西装,白衬衫上系着藏青色条纹领带,显得很安详。

  据红网报道,提起陈佩斯,总让人立刻想起电影《二子开店》,小品《主角与配角》、《警察与小偷》,话剧《托儿》、《亲戚朋友好算账》,以及那些令人忍俊不禁的画面。出道这么多年来,陈佩斯在演艺事业上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,他的生活却是一个谜,与他合作过多次的父亲陈强近年来也有露面。陈佩斯曾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,首次谈到关于家庭的一些细节。

  陈佩斯的父亲、著名表演艺术家陈强4年前不幸脑中风,幸亏抢救及时,老先生身体没什么大问题。令陈佩斯开心的是:父亲部分记忆消失,但忘记了不开心的事儿,只记得快乐的经历。他说:“童年、抗日战争的故事他还记得,文革、拍戏、平时训我那些事,他都忘了。而且现在只说好话,从不挑刺。他以前是直肠子,有啥说啥,很多人不习惯他的为人。”

  生了这场病,87岁老先生的健康成了家里的头等大事,现在老先生每天早上起床后,就和老太太、保姆出去散步。中午睡一觉起来,老太太又陪着他聊天,在房间里转来转去,锻炼身体。陈佩斯和哥哥一有时间就回去陪二老,给老先生洗澡。陈佩斯说:“我和哥哥轮流回家伺候他,而且得全家人一起回去,几天不见人就得打电话催了。”与许多明星忙于应酬不同,陪父亲、回家吃饭,陈佩斯觉得特别幸福。

  和电影、小品里相比,生活中的陈佩斯特爱关注一些沉重话题,思路特清晰,记忆力强得惊人,不事张扬。可不多一会儿,与陌生人稍一混熟,他就“原形毕露”,喜剧天赋就肆无忌惮地展示出来了。他的快乐和戏里的快乐一样,天真、纯粹。

  陈佩斯很多时间都住在北京郊区的一个深山里,说起在山里生活时吃到的纯天然木耳、蘑菇,陈佩斯讲述得绘声绘色,让大家流口水,认为他过着神仙般的日子,可他却话锋一转:“别去追求这个,浪漫也是有代价的,想想你睡的炕上爬着山里的大虫子,你受得了吗?”

  言谈中,陈佩斯忧国忧民的一面也展露无遗。一到成都,他就问:“达州被水淹了,地理位置在三峡的上游还是下游?灾民可惨了……”吃完饭,陈佩斯主动要求把剩下的食物打包带回去,还一边念着:“我是经历过那段苦日子的人,长久时间里都转变不过来,到现在为止,也不会乱花钱。”

  陈佩斯的孩子已经读高一了,两人相处得相当融洽,有时候像朋友一样能坐着长时间地吹牛。说到孩子,陈佩斯一脸幸福:“前几天晚上,我俩一人一瓶啤酒坐着聊天。他告诉我刚上高一时,学化学特别难。入学的第一堂化学考试,平时成绩很好的一个同学得了7分,老师见他不容易,又给他加了一分,8分!当时全班有一半的同学抱着卷子哭!”孩子班里的事儿让陈佩斯乐坏了:“哈哈!太好笑了,坐在教室里哭!从初中到高中,很多人适应不了那种思维、教学方式。” 陈佩斯说,孩子和他之间不能用“朋友”这个词形容:“我凶起来还是挺凶的!”记者李姝摄影骆丹

  陈强自1947年投身影坛后,已塑造不同身份、不同类型的银幕形象20多个。《白毛女》中塑造的黄世仁和《红色娘子军》中塑造的南霸天,奠定了他在影坛饰演反派人物的地位。

  陈佩斯曾拍摄多部影视剧,自1984以来,在中央台春节晚会上相继表演小品《吃面条》、《卖羊肉串》、《主角与配角》、《警察与小偷》、《姐夫与小舅子》等,一直被奉为喜剧经典,现转攻舞台喜剧。

  陈强、陈佩斯父子曾联袂出演了《瞧这一家子》、《望子成龙》、《二子开店》、《爷俩开歌厅》等一系列喜剧。

  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
  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众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