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车就是从爱情动作片到爱情幻术片

  《妖猫传》里头的杨玉环除了怕死之外,几乎没有人格缺陷,每一个男人见了杨玉环都跟猫咪见了猫薄荷一样,欲罢不能。

  杨玉环也没有辜负这万千宠爱,女神光芒万丈,自带幻术红蓝Buff,魅惑力指数五颗星,不仅贯通当下,也能让三十年后的白乐天痴迷不已。

  其实,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杨玉环,只是现实不遂人愿,或是爱上了泷泽萝拉、小泽玛利亚,或是遇上了罗玉凤、包租婆。

  两个人的关系多数也不是金粉世家的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或是同学、同事、别人介绍,或是附近的人以及摇一摇,总之认识的、相遇的、邂逅的、相恋的,没有太多的戏剧性。

  在这个“遍寻不到里边蓝色的小药丸”的年纪,陈凯歌依然做着不那么湿啪啪的“春梦”,而且隔几年就做一次。

  借助幻术这样伟大的技能,杀马特骚年可以白鹤亮翅,猥琐老农可以空手种瓜,佐助可以秒杀大蛇丸……

  但伟大导演的爱情就是不停地在爱情动作片片场鼓吹——我们要拍爱情幻术片,我们要拍爱情幻术片,我们要拍爱情幻术片!

  这就是他的魄力所在,每个月工资六千,每个月车贷七千,硬生生从“低净值人群”变成了“车奴一族”。

  更何况,自打买了这台奥迪A4,他饭也吃不好,觉也睡不好,怕丢了,怕淋着,怕生锈,怕楼上的花盆。

  在我这个哥们的叙述中,这部奔驰,也不知道是奔驰什么车,就如同失控的UFO,瞬间就“解体”了雅阁。

  很多中国人看待汽车的视角很有问题——他希望这部车开的时候是沙发,遇上事儿的时候是坦克,只有撞报废别人的份,从来没有别人“撞动”你的份。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