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女王》:女王欠奉大龄女精英集体躺枪

  ]4月15日,伊能静导演处女作《我是女王》上映,片中不同年龄层美女云集,十分养眼。伊能静却通过这部电影告诉世人:那些在工作中精于斗地主的大龄独立女精英们,在爱情里一定握着一手的烂牌。

  4、情色镜头:窦骁(微博)带着宋慧乔回家,发生了一系列的对话和肢体接触。窦骁终于肯大胆地在观众面前展示出了自己性感的胸毛。另外,邬君梅(微博)和姜武(微博)的床上肢体接触镜头,以及对“哥哥”这个词语的用法,不适宜有哥哥的18岁以下少男少女观看。

  《我是女王》终于打碎了自《欲望都市》后影视剧里辛苦树立起来的大龄界爱情童线;醒醒吧,在中国,哪个女人能在吹灭45岁蜡烛之后,还能兴致勃勃地和服务员来一发?伊能静告诉世人:那些在工作中精于斗地主的大龄独立女精英们,在爱情里一定握着一手的烂牌。

  伊能静的胆子真不小,不仅首次跨界当导演,连剧本也是亲自操刀。从视听语言上来看,这部电影神似高龄版《小时代》:都市主题、时装元素、女人间的友情和撕逼。甚至在镜头语言、蒙太奇特效、音乐的使用上也有相似之处。从视觉观感上来说,《女王》满足中国式都市爱情片的及格水准:养眼、好笑、节奏快。

  在文艺片届的摄影师翘楚李屏宾的协助之下,电影的画面质量得到了一定的保证。开篇伊能静用了一个长镜头,把除了宋慧乔之外的所有男女演员全部交代进去,可以看做是对导演这个位置充满野心的伊能静,对自己老乡钮承泽《LOVE》的致敬,其场景调度能力可圈可点。

  这个长镜头取景自外滩,衣着光鲜的男孩女孩行色匆匆,对视的眼神暧昧不定,豪华酒店的背后总有一条积水的小巷,这大概是伊能静眼里属于大都市的腔调。

  电影的人物设定虽然同样借鉴了都市爱情电影的传统架构,四个女人一台戏。不同的是,她没有花太多笔墨去塑造和突出四个性格迥异的都市女性形象,而是重在说事儿,选择了四种最具代表性的感情状态:做小三、被爱情伤害后的状态、女强男弱的婚姻关系、重遇初恋但他却已经结婚。

  这四种感情状态,背后所涵盖的是爱情的四种“原罪”:爱和占有欲、爱和防备心、爱和被利用、爱和性。

  在电影的一开头,伊能静提出了这样的质疑:为什么在感情里,犯贱的总是女人?四个事业有成的独立女性,不是做小三就是爱错了男人。

  电影里,她们先是怪男人,说“男人对爱的格局很小”。然后怪彼此,指责对方没有在彼此最需要的时候戳穿真相。最后终于发现羊毛出在羊身上,跟自己和解,找到了根本原因。

  为什么这些大龄女精英找不到靠谱的男人?就拿电影里的邬君梅来说,她早已把矫情当成生活方式,过剩的自尊心取代了逻辑思维。于是当她和青梅竹马长大后却意外失联的姜武重新撞见之后,两人说话的内容完全不在一个宇宙空间里,邬君梅把谁付咖啡钱上升到了自尊的高度,而已婚的姜武却反复念叨“我送你一张我开的洗衣店的洗衣卡吧,省钱”。

  留给女性抱团、抱怨、撕逼的戏份多了,留给男人的时间也就少了些。电影里分别标签化了四种男人:“凤凰男”、“妈宝男”、“小鲜肉”、“已婚男”。与以往小鸡电影里表现“渣男不需要理由”的直女癌视角所不同,《女王》里面几乎给了每一个男人之所以变“渣”的原因,以此证明,“渣”是个见人下菜碟的选择题。

  凤凰男对妻子没有爱,但出于对父母的孝顺无法离婚。妈宝男虽然只听妈妈的话,但对女友也是无微不至。已婚男忍不住和青梅竹马身体出轨,但出于对家庭的责任感,最终回归。

  爱情奉行的是相对论法则,没有绝对,《我是女王》一直在强调这一点,这也是在剧本上优于部分同题材电影的地方。

  伊能静在电影里饰演了一名心机女演员,不仅抢了过气女演员宋慧乔的男朋友秦昊,还在自己和秦昊的婚礼上,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刁难宋慧乔。

  有一场戏中戏,伊能静需要扇宋慧乔耳光,伊一边狠狠扇着耳光一边不断喊NG,戏谑宋慧乔吃了耳光眼中竟然毫无恨意,称其演技不好,此情此景刚好被前来探班的窦骁看在眼里,摄影棚瞬间被弄得鸡飞狗跳,导演气急败坏。

  在这一幕里,出现了一句至理名言,借电影里饰演导演的群众演员的口说了出来:“今后女演员投的戏,老子再也不拍了!”请大家务必奔走相告。

F